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Fchwr

梦里花落知多少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“趴耳朵”【原创】  

2012-01-29 11:2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次回家过年没看见家里的“趴耳朵”,心里总觉空荡荡的。听妈妈说,它已成了别人的美味佳肴了,我顿时满生惆怅和伤感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趴耳朵”是我家养的一条狗,它高大而魁梧,毛色光滑油亮,是我们家的忠实守护卫士。在村子里,它又俨然是它们群类中的大将军和统帅。除家人以外,其他人甭想单独进入我的家,所以往往我家没人时,外人是不敢踏入我家门半步的,但这点也给家人带来小小麻烦。一次,我的邻居来我家有事,他只好在外大声叫喊,就是不敢往前,一直等我妈叫住趴耳朵,趴耳朵才停住狂叫。而对于我们一年才回去一次的家人,它又从未认错过,起初只听到我们的脚步声时还叫个不停的,而一听我们喊它趴耳朵时。它就立即停住叫声摇尾欢迎了。它已意识到它家的小主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它是村子里群类中的大将军和统帅也不假,老家是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的穷山沟,每家几乎都养有看家狗,但这些狗只要见到趴耳朵,它们就畏惧三分,尽管趴耳朵只是站在它们当中,不动声色。要说它凶猛,其实也不尽然,有时我们吃剩的一些饭菜和骨头,本来是叫唤它来吃,但那些馋猫和小狗崽一下蹿过来抢食,这时的趴耳朵又很慈善的让给它们,从不跟它们计较。有时这样抢食的次数多了,我很为它不平,会叱呵那些馋鬼,而此时的趴耳朵会仰的头用感激的眼光看着我,摇着尾围着我走来走去,又像是对我说:“别责备他们,让他们吃吧!”。

        最使人难忘的还是那一次:,我的儿子才两岁住在老家由他奶奶带,我每周六就去看他,但为了赶上星期一的课,我又必须周日清早赶路回学校,凌晨六点就开始走那被山围绕的山路,阴森森的,偶而,还有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,听的我毛骨悚然,正当我在胆战心惊的时候,我又看到前面有个影子在晃动,此时我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,突然,趴耳朵不知从哪钻出来,一边舔着我的脚,一边使劲摇着尾,还不时的朝前吼叫几声,我也被刚才吓得喘不过气,嘴里一直在喊着趴耳朵,就这样,趴耳朵走在我的前面给我引路,它在我前面,我的心里踏实多了,走到拐弯处,不在它的视野之内,就会停下来等着我,一直见到我,它又开始走,就这样走走停停,趴耳朵和我结伴而行,走出了阴森森的山路,到有车坐的地方,天也明朗了。是该和趴耳朵说再见了,我叫住它回去,可它一直往前走,没有停下来。难道让它跟我一起回学校?那是不行的。我走过去,摸摸它,竟发现它流下了两行眼泪。既然它不走回头路,我上了车也无暇顾及它了。后来我问家人,趴耳朵是否回家了?他们说好几天才看到它,听此,我心里一阵内疚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别,就是好几年,想不到,那一次竟是我和它之间的诀别,家人说,是因为它为救村里其他的狗,和外村来的疯狗撕咬起来,家人怕引及无辜,就地解决了它,家人是不忍吃它的,只好送予他人。如果当时我在场,我不会让他们带走的,我会好好安葬它,给它建个狗塚,来日,也有个悼念之地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